銷售熱線: 010-62116995  15

 

北京綠東國創農業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備09047031號-1         網站建設:中企動力 北京

 

公司電話: 010-62116995     010-62116058

   汪先生:13910796778    18500836752    

                    地 址: 北京市海淀區北三環西路5號政法大廈B座306

 

友情鏈接:

新聞中心

>
新聞中心
>
>
北京設施農業發展之路 高端農業成未來方向
>
>
>
北京設施農業發展之路 高端農業成未來方向

北京設施農業發展之路 高端農業成未來方向

作者:
來源:
發布時間:
2011/12/20

  七十四歲的瓜王老宋早已名聲在外,幾十年來,他沒有一天不在琢磨,怎么把瓜種得更好、更甜。

  初夏六月,京南大興,龐安路路北的老宋瓜園里,七十四歲的宋寶森如今在思考一個新課題――怎么給大學生上課?只有小學文化程度的老宋,幾十年前根本想不到他之后會靠著種西瓜能獲得一個“名譽教授”的頭銜,“那時覺得大學生就是大知識分子了。”

  他家門前的龐安路兩側的瓜棚,去年夏天7000萬公斤的西瓜,七成被市民從地頭直接采摘走。到了秋天,龐安路沿線的農民們“跟風”建大棚,一下就多出了5000畝的面積。如今,整個大興區的設施農業面積已達到10萬畝。

  這條路,僅僅是京郊大地的一個縮影。老宋,也僅僅是眾多農民中的一員。

  最新數據顯示,本市的設施農業面積已經達到27.19萬畝。而帶來的不僅僅是農民愈來愈富裕的腰包。他們的生產方式、生活方式、思維方式……等等,全都在發生著翻天覆地的變化。

  從靠天吃飯,靠地吃飯,到靠政策吃飯,靠科技吃飯,農民們一路走來。

  但在設施農業快速發展的同時,資金、技術、人員等問題逐漸顯現,成為了很多人所面對的課題、制約、瓶頸。下一步,怎么走?

  “西瓜大王”、“百萬富翁”、“大學教授”……多了很多新頭銜的宋寶森,現在經常會在自家的會客室里琢磨將來,那里懸掛著一幅名人題字――“貴在創新”。

  1推廣,政策解決資金瓶頸

  對于大多數農民來說,搞溫室大棚是技術活。而且更加重要的是,農民缺乏自己興建大棚的資金,成為重要的一個瓶頸。

  記者走訪調查發現,設施農業雖然是提高農民增收的有效途徑,但設施農業建設的投入成本更大。目前,建設一畝高標準、永久性節能日光溫室需資金12.82萬元,土鋼結構的低檔日光溫室每畝也需資金5.5萬元,建設一畝鋼架大棚每畝需資金2萬元。因此,對于經濟基礎薄弱地區,不論對農戶還是對集體,均沒有足夠的經濟實力完成前期的投入。

  資金問題的解決,一些農民“幸運”地找到捷徑。

  上世紀九十年代的宋寶森,種西瓜已經是小有名氣,北京市水利科學研究所的專家找到了他,提出一起研究西瓜種植技術。他家在村南頭的10畝地,由雙方共同投入,建了幾座大棚。第一年種植就成功了。

  “1994年,西瓜被送到了中科院院士、著名科學家嚴濟慈那里,他品嘗之后很興奮,說可以搞溫室種植,我們就建了兩座溫室。”當年冬天,越冬的西瓜成了遠近的新聞,“那真是棚外鵝毛大雪,棚里西瓜飄香。”

  與科研單位合作,是發展的一條好路,但這畢竟是少數。

  “農民更加注重眼前利益,如果投入相對過大,那么他們更多選擇觀望。”采訪過程中,很多被采訪的農業科技工作者都如此表示。

  資金成為設施農業發展的首要難題。

  農民無錢,社會資本又不關注,為了彌補資金短板,政府的各種補貼政策紛紛出臺,2005年開始了設施農業的大發展。大興率先嘗試,當年該區提出對規模在20至50畝的竹木大棚、鋼架大棚、日光溫室,分別給予每畝1600元、3000元、5000元的資金補貼。

  2006年,市農工委、發改委、科委、財政局、水務局、農業局、園林綠化局、農村商業銀行等部門聯合下發了《關于發展設施農業的意見》,確定了在“十一五”期間在京郊區縣建設以日光溫室和大棚為主的農業設施目標。同年本市又將設施農業的建設列入政府108 項折子工程。

  2007年,本市安排一億元支農資金用于設施農業建設,同時,各區縣也加大了對設施農業的投入和補貼資金。

  2008年市政府與社會各界投資20多億元提速設施農業發展,9條產業帶、13個產業群、27個產業點基本形成,初步呈現了“兩區兩帶多群落”的新格局。

  2009年,本市投資10億元發展5萬畝左右設施農業,同時推進“低收入村一戶一棚萬畝設施農業”等五項重點工程。

  本身資金不足的農民,再加上不愿過多地承擔投資的風險,完全依靠農民建設施農業不現實。這個時候,政府的補貼在一定程度上減少了農民的顧慮,刺激了農業的產業升級。

  原先看著眼饞的設施農業,觸手可及。

  2謀發展,核心競爭力在哪

  但絕不是每個人都能成為“老宋”。要賺錢,究竟靠什么?未來發展的核心競爭力是什么?

  在瓜王老宋所住的龐各莊鎮再往南,大興區禮賢鎮東安村里,有一個叫張福良的農民,僅僅用了幾年的時間,就從當初月收入幾百元,成為了如今的“茄子大王”。

  曾經的東安村還沒有什么產業,老張在區蔬菜辦的指導下,試著種了五畝半的4米小拱棚嫁接茄子,把茄苗嫁接在砧木上,這個技術大難題當時可是許多農民想都不敢想的。

  張福良的砧木嫁接茄子第一年就獲得了成功。之后,張福良又免費為村里10余個農戶提供砧木苗,直接帶動推廣面積50畝,平均畝收入8200元,總收入41萬元。

  現在,張福良的育苗場全年可為農民提供4000畝的茄子嫁接砧木苗。“我以前也不了解什么新技術,只會憑經驗埋頭種菜。而同樣是付出勞動,科技種田才能提高效益。”

  一招鮮,吃遍天。農民的一招鮮,就是科技。

  但這個關乎發展的核心競爭力,在今天的農村地區,也恰恰是最為缺乏的。

  眾所周知,設施農業是農業產業中技術密集的產業。但目前,兼業化和城市化、工業化影響,剩余在農村的勞動力文化水平不高,年齡多在40歲以上,按照農民的話來說,“村里四五十歲的人現在就是年輕勞動力了。”所以發展設施農業存在明顯的技術力量不足。

  據第二次全國農業普查公布的數據顯示,本市當年的初級以上農業技術人員22289人,在農業生產經營單位中從業的8907人,對于20余萬戶設施農業從業人員來講遠遠不能滿足一線農戶對科技服務的需求。

  于是,就造成了農民雖有了設施,但在生產過程中,作業不規范,技術不到家,管理不到位的窘境。

  針對這一現狀,各級政府部門采取了很多措施。市科委在各區縣農業各領域的能手中挖掘種養能手成為“農村科技協調員”,目前已經發展到萬余人。

  掌握科學種養方法、利用新型農業技術、培育新品種、帶動能力強的農民成為農村科技協調員后,解決了農民對新技術“消化不良”的問題。本市的農村科技協調員,在全國屬首創。

  而區縣也有自己的辦法。如大興區的田間課堂、百村百名農民蔬菜技術員系統培訓工程、通州區的科技帶頭人結對子等,這些方法的共性就是通過培養農民成為科技示范戶,再發揮他在本鄉本土的輻射帶動作用。針對性更強,同時更能夠形成地區種植養殖在數量、面積上的規模優勢。

  這些自覺形成的種養殖集聚,為將來的更高形態的發展,埋下了伏筆。

  3致富,這個算盤該怎么打

  有了資金作為保障,問題似乎可以迎刃而解。

  但是,雖然政府進行了補貼,在設施農業修建時,農民還是要承擔一部分的費用,這些錢到底花不花,猶豫觀望者亦有之。農民積極性不高,更有甚者,在極個別的地方還有農民拿著政府的補貼把大棚修好,在驗收之后拆除,把原材料賣給商販,賺個眼前的錢。

  究其原因,農民致富的這個算盤,到底應該怎么打?

  經過計算,在同樣條件下,設施農業肥料利用率提高10%以上,節水15%,省藥20%至30%。首先,相比傳統種植,設施農業在種植過程中的成本大大降低。

  其次,農民通過建設施,可實現的大棚畝收入為8000至11000元、溫室畝收入10000至13000元;溫室畝利潤8550元,大棚畝利潤6019元,分別是露地瓜菜的7.0倍、4.1倍,是大田作物的18.2倍、10.5倍。

  相對于大田種植,利益如此之高,農民為何還有猶豫?

  從效益比較上看,農戶從事設施農業的收益同農戶兼業化收益相比較并沒有明顯差別。據統計,從農民打工容易從事的行業收入看,建筑業、餐飲業、農副食品加工業、紡織業、城市運輸業等,都高于設施農業的收入水平。

  另一方面,從勞動強度上看,種植溫室蔬菜每畝工時在150個以上,如果加上銷售環節的工時,每畝工時200個左右。設施農業勞動量大,成本高,有些農民不愿意從事費工費力投入大風險高的設施農業生產。

  如此看來,有些農民就選擇了在家種幾畝地大田,省時省力,再出門打工。這似乎更加合算,但是,賬還要再深算一步。

  本市在不斷增加設施農業面積的同時,提出了打造現代都市農業的概念,將農業生產從原本的一產,擴大到了一產、二產、三產結合的范圍,內涵不斷提升的同時,外延也不斷擴大。

  瓜王老宋就注冊了“宋寶森”牌西瓜商標,并籌措300萬元資金,建起一排排西瓜溫室大棚,之后又修建了連體鋼架大棚。老宋的年收入由二三十萬元、四五十萬元,猛增到百萬元。

  老宋不是個例,去年西瓜節期間,大興龐各莊鎮接待游客13萬人次。在大興,設施農業成了旅游資源。農民從種植者變成了產業經營者、旅游服務者。

  今年,龐各莊鎮新增加了5000畝的設施農業面積,去年西瓜賣得好,很多農民自覺“跟進”。今年大興的西瓜,面積比去年大了,賣得比去年更好。單個小瓜的采摘價格,將依據品種和質量達到幾十元甚至百余元。

  4農業合作, 工業化不是終點

  設施農業的大發展,給農民的生活方式、生產方式都帶來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但是在發展的道路上,依然還有問題需要解決。

  目前,產前育苗、產中設施專用機械的配備及產后儲藏加工等硬件設施配套不完備,一定程度上減緩了新品種的更新和農產品產業鏈條的延伸。而設施栽培的作業機具和配套設備尚不完善,使得農民勞動強度大,勞動生產率低。

  土地則是另外一個問題。在土地使用權被分割后,土地規模變小,并歸屬于各個農戶,任何一個農戶或龍頭企業擴大土地經營規模的要求都會遇到其他農戶土地使用權的限制。

  而一家一戶的生產方式,主要銷售途徑是通過批發市場、農貿市場及田間地頭,農民沒有精力和條件去了解市場。缺乏市場信息使產品與市場銜接不順暢,出現豐產不豐收及結構性、季節性、區域性的過剩。

  農民們開始意識到了“抱團”的好處。同時,由于新技術、新品種傳播推廣時的“本地性”,使得同村、同鎮的農民在生產時有著同一性,這就為農業生產下一階段的工廠化、集團化創造了先天的基礎。

  大興區鳳河邊的長子營鎮留民營村,從三十年前的普通小村莊,變成了現在的“中國生態第一村”,被聯合國環境規劃署命名為“全球環境500佳”之一。

  正如其他所有的村莊一樣,莊稼一家種什么,全村基本也就全種什么,但不同于別地的單打獨斗,留民營實行的是“村經聯社統一管理,各核算單位自主經營,承認差別,多勞多得”的新體制。

  留民營的農業全面實行區域化種植、規模化經營、專業化生產。通過對農業生產進行技術創新,使蔬菜全部實現了標準化日光溫室大棚栽培,養殖實現了工廠化規模生產經營。

  在種養業基礎上,留民營發展農產品加工業,形成了一種、二養、三加工、產供銷一體化的農業產業化體系。三十年前的貧窮村落,如今成為了家樂福等大型超市的有機蔬菜供應方,并顯示出市場競爭優勢。

  不僅是這一個地方,在全市各個郊區縣,各類農業合作組織紛紛出現,創造出了更多的“老宋西瓜”、“德青源雞蛋”等知名品牌。

  但是,在設施農業向著工業化、集團化發展的過程中,京郊農民們依然面臨障礙:利益分配的合理性、資金來源的短缺性、產品的雷同性……工業化,不是發展的終點。

  5高端農業,未來的方向

  農民抱團,把零星的土地集中起來,把原先松散的生產關系變為工廠化的管理模式,把單一產品變為多樣化經營,這一系列變化之后,農業已經向著工業化生產發展。

  但正如工業發展一樣,高端、高效、高輻射才是未來的方向。

  而設施農業的高端化,路在何方?

  順義區農委有關負責人對記者說:“農業生產的基本生產資料是籽種,未來農業的競爭很大程度上是種業的競爭。”從現代農業產前、產中、產后的產業化鏈條分析,籽種對農業產業增長的貢獻率達到了30%至40%,在農業中發揮重要的引領作用。

  目前,本市已經開始大力發展籽種產業,爭取把北京打造成“農業硅谷,籽種之都”。市科委有關負責人表示,市科委將著力實施籽種產業發展科技行動,搭建生物育種創新平臺、籽種產業和農業生物技術聯盟、生物技術孵化器等,發展生物育種這一戰略性新興產業。

  近日,記者來到順義區李橋鎮,這里的特種蔬菜基地有近百棟溫室。他們的伊麗莎白甜瓜新品種,面積雖然只有30多畝,但全國這一品種的甜瓜80%都是它們的后代。該基地不足百畝的土地上,培育著上百個新品種。順義區培育的優質種子,已經播撒到全國近300萬畝菜地。

  順義區還采用“克隆”技術育種,用一株花育出上百萬株后代,如此高效的籽種業,已經不能再用“畝產值”的傳統辦法來計算。今年,順義區的籽種產業產值有望突破5億元。

  高端、高效、高輻射的設施農業,也擺脫了過去大棚、溫室的老面孔,用更新的姿態出現在人們的面前。

  8月,國內首座大型植物工廠落戶通州區。據專家介紹,植物工廠是一種顛覆傳統農業種植的全新方式,不受土地、氣候等自然條件的限制和影響,完全按照計劃精準地生產出沒有污染的種苗、蔬菜、花卉等作物,甚至可以實現在荒漠、水面、摩天大廈等非可耕地進行正常生產。植物工廠核心技術的掌握和成功運行,將進一步提高我國設施農業的國際競爭力。

  回首來時路,設施農業為農民帶來了一個新天地。他們脫下沾滿泥土的外衣,放下用了千百年的鋤頭,從簡單的農業生產者,成為了經營者、思考者、開拓者。盡管還有這樣或那樣的問題,“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

  何處尋找溫室的陽光?貴在創新。  

關鍵詞:
丝瓜视频成人无限免费下载app_丝瓜视频色_丝瓜视频在线观看